2016年01月28日

一個不一樣的自己

 
十五歲出逃沒能成功,但人很難脫離欲念而存在。從少年時起,我就註定是一個無法安於現狀的人。每時都在為奔赴而準備著,每時都有一顆渴望遠方的閃念之心。
  
  十六歲時,我終於光明正大而徹底地離開了家。
  
  那天,天不亮我就出發,背著一個破背包,懷揣著父母四處奔走借來的學費和村裏所有人滿滿的期望,去了一個對他們來說很遙遠的小城市繼續求學。母親送我走了很遠很遠的泥巴山路。分別時,她笨拙而又有序地從穿在最裏層的衣服口袋裏,扯出一疊經過層層包裹的私房錢強塞在我手裏。一直到車啟動,她都沒有說話,只是流著熱淚沿公路一直追趕著大巴車跑了很久很久……我看著她那時還算年輕的身影從車後窗慢慢變小。然後我又堅定地轉過頭,隨著大巴車一起走出了大山。
  
  從此,我的生活軌跡發生了無法預知的變化。
  
  一直到現在,這個畫面還時常浮現在腦海中。每當我脆弱無助或遇到挫折時,總拿它來激勵自己內心的那個勇者。而當年那個年輕的母親,早已年過六旬。她常常默默地張望著村口。
  
  我們的每一次逃離、每一次顛覆,是源於想讓自己過得更好,這是每個人甚至每種動物都具有的天性。的確,我們應該更多地遵從本來的自己。
  
  現實中,我顯得較為內向、被動和自卑。但在特定的群體或時刻,又常常表現出超過常人的狂熱主動和自信奔放。這是我身體裏的兩面性——漂於現實之外的自然隨性和躲藏在現實陰暗處的自知之明,兩者之間的碰撞。常常不知道哪個是勝利者。
  
  “我們最先衰老的從來不是容貌,而是那份不顧一切的闖勁。”在國企裏的兩年工作經歷,囚禁著我的思維和求新意識,讓我變得鈍鏽而無求。在體制這個舞臺上,我的缺點顯露無遺,始終不能變成一個圓滑而世俗的人。
    


Posted by だけを平らに削っ at 15:57Comments(0)
QRコード
QRCODE
庄内・村山・新庄・置賜の情報はコチラ!

山形情報ガイド・んだ!ブログ

アクセスカウンタ
読者登録
メールアドレスを入力して登録する事で、このブログの新着エントリーをメールでお届けいたします。解除は→こちら
現在の読者数 0人
プロフィール
だけを平らに削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