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01月28日

一個不一樣的自己

 
十五歲出逃沒能成功,但人很難脫離欲念而存在。從少年時起,我就註定是一個無法安於現狀的人。每時都在為奔赴而準備著,每時都有一顆渴望遠方的閃念之心。
  
  十六歲時,我終於光明正大而徹底地離開了家。
  
  那天,天不亮我就出發,背著一個破背包,懷揣著父母四處奔走借來的學費和村裏所有人滿滿的期望,去了一個對他們來說很遙遠的小城市繼續求學。母親送我走了很遠很遠的泥巴山路。分別時,她笨拙而又有序地從穿在最裏層的衣服口袋裏,扯出一疊經過層層包裹的私房錢強塞在我手裏。一直到車啟動,她都沒有說話,只是流著熱淚沿公路一直追趕著大巴車跑了很久很久……我看著她那時還算年輕的身影從車後窗慢慢變小。然後我又堅定地轉過頭,隨著大巴車一起走出了大山。
  
  從此,我的生活軌跡發生了無法預知的變化。
  
  一直到現在,這個畫面還時常浮現在腦海中。每當我脆弱無助或遇到挫折時,總拿它來激勵自己內心的那個勇者。而當年那個年輕的母親,早已年過六旬。她常常默默地張望著村口。
  
  我們的每一次逃離、每一次顛覆,是源於想讓自己過得更好,這是每個人甚至每種動物都具有的天性。的確,我們應該更多地遵從本來的自己。
  
  現實中,我顯得較為內向、被動和自卑。但在特定的群體或時刻,又常常表現出超過常人的狂熱主動和自信奔放。這是我身體裏的兩面性——漂於現實之外的自然隨性和躲藏在現實陰暗處的自知之明,兩者之間的碰撞。常常不知道哪個是勝利者。
  
  “我們最先衰老的從來不是容貌,而是那份不顧一切的闖勁。”在國企裏的兩年工作經歷,囚禁著我的思維和求新意識,讓我變得鈍鏽而無求。在體制這個舞臺上,我的缺點顯露無遺,始終不能變成一個圓滑而世俗的人。
    


Posted by だけを平らに削っ at 15:57Comments(0)

2016年01月21日

只留下回憶在時光裏坐落

  

  從今天起,別再粘著你愛的人了,別再無時無刻追問他的行蹤,別再整天為戀愛煩心。生活不僅僅只有談戀愛這一件事情,還有好多其他的事情在等著你去做。你要記得,你不是任言語治療何人的附屬品,也無需把自己變成怨婦、暴君。戀人之間,本就應該要有各自獨立的空間,這樣才能擁抱彼此,自由呼吸。
    

  沒有劍戟硝煙,沒有刀光劍影,看不見的傷口在流血,摸不到的痛楚在撕扯。
  
  誰能說得清,孤單的想念,深夜的等待,應該標價幾何?誰能評判悲傷的結局之後到底值不值得?所有的回答,唯有一悠長的歎息作罷,回蕩在歲月的掙扎裏,靜靜避孕 藥 副作用的訴說那些在溫柔裏綻放過的深情與落寞。
  
  因為青春,我們可以盡情的揮霍。最後,我們痛快了一秒,舔舐傷口卻用了剩下的一生。無所顧忌,所以傷害也赤裸。所有的粉飾一點點消磨,終於露出愛情殘酷的本色。
  
  那些風花雪月的故事,就像是用鉛筆勾勒出的夢幻,在青春歲月裏肆意想像,任由時光的橡皮擦不停的擦,最後了無痕跡,
  
  於是,一切都不再是從前的模樣,只有時間還在拼命地任性前行,絲毫不顧及周遭的一切。她就這樣走著,行走在春雨、夏雷、秋花、冬雪中,流走了悲SEO公司歡離合,流走了喜怒哀樂。
  
  最後,所有的遇見由緣分成了命運。  


Posted by だけを平らに削っ at 12:55Comments(0)

2016年01月15日

期待一場奮不顧身的愛情


 給自己重生的機會,你總這樣想。每一次的破碎都是破繭。你口是心非,其實你是怕了,你告訴自己別輕易踏進這個圈子,因為愛情最後帶來的傷痕遠比幸福多,一連串的失敗,幾乎讓你粉身碎骨。你不是怕愛,而是怕再一次打擊,從此一蹶不振。你把自己當做醫生,而這就是你給自己開的良方。
  
  之前你考駕照,科目二掛了一次,你被教練罵的毫無尊嚴。但你想,開車並不是人生的全部,不會也無所謂,雖然最後你也莫名其妙的考完了,順利拿到駕照。你用激光去斑這樣的思維說服了自己,放棄愛情。
  
  因為人生,有很多可以追求,比如友情,事業。何況除了你儂我儂之外還有電影、音樂、旅行。
  
  那幾年,你其實特別,只是經歷的太多,你為了自保放棄了追求愛情的夢。是的,你現在僅存的只是偷偷想念。
  
  但是,人生有很多事,越早學會越好,例如,戀愛。你早早就學會,在五年前就學會了,只是缺乏技巧。就因為失去過,所以你才知道學好這件事是有多難。
  
  當然,愛情不是想學就能學會,你得看無數本書,讀許搬屋服務多別人的故事,你也得經歷悲傷,難過和失敗。就像當初學開車一樣,不被教練謾罵,你始終不長記性。
  
  這些只是第一要素,更重要的是你必須給自己“重生”的機會。
  
  也和學習一樣,年紀越大,記憶了越差,需要花的時間就更多,往往,我們都很忙,忙的沒時間去經營一段長久的愛情。也隨著年紀增長,越發缺少當年戀愛的感覺,連療傷的能力也隨康泰泰國團著年紀變得漫長。你加倍記得疼痛的感覺,結痂的傷疤久久不落。卻發現勇氣不斷流失。
    


Posted by だけを平らに削っ at 12:14Comments(0)

2016年01月08日

只要我們在一起難過都會過去

  

  我的老婆是那麼任性不聽話,她總是喜歡吃些漢堡包之類的垃圾食品。我經常勸阻她,跟她講道理,可她會用她那可憐巴巴的語氣跟我說:“可是我想要嘛。”她那可憐的mask house 面膜語氣又讓我不得不妥協。
  
  她對我有時很凶,會跟我說:“你居然敢和我想法不一致,打死你。”有時我會建議她去看書,因為她要考職稱試了。她會很失望地問我:“你不愛我了嗎?為什麼你要派遣社員讓我去做我不喜歡的事情,讓我不開心。”說的我竟不知道怎麼去回。她有時像小貓一樣乖巧,用甜出蜜的語氣和我說:“我都聽老公的。”有時我問她,她為什麼這麼好,這麼聽話。她會用最天真的口吻和我說:“因為老公對我好呀。”她有時會無理取鬧來為難我,開始時我很不理解。可漸漸地明白了,一個女漢子肯向我撒嬌,那是一種愛的表現啊。
  
  我們是異地,而且是跨越大半個中國的異地,一個湖南,一個青海。我們有過玩笑般的約定,如果吵架,無論她多麼生氣,如果我去看她,她就一定要原諒我。我們之間也鬧過幾次彆扭,可都因為我的道歉而告終。有一天,她喝多了,我想讓她早點回家,可她卻想和我吵架。爭到最後,她含著淚和我說:“不是說好了吵架你就過來的嗎,為什麼吵了這麼多次你都不來?”聽到她說這些,我的心是多Dream beauty pro 好唔好麼難受。對啊,為什麼我還不去看她。終於,因為一件很小的事情,一件過去的事情她說要分手。聽到“分手”這兩個字,我都要崩潰了。我知道我必須要再去看她一次。這次是沒計畫的,是衝動的,只是為了哄她而去的。她一直勸我不要去,說自己想一段時間就會想通,說我去不去對她不會有影響,她只是過不了自己這關。一路忐忑,一路擔憂,我做了最壞的打算。如果她不理我我該怎麼辦,如果她避而不見我該怎麼辦。可當我半夜十一點到了她的單位,見到了我朝思暮想的老婆,發現我的擔憂都是多餘。她見到我是掩蓋不住的興奮,告訴了我,她是那麼的愛我。無論是什麼事,,都會忘記。
    


Posted by だけを平らに削っ at 15:48Comments(0)
QRコード
QRCODE
庄内・村山・新庄・置賜の情報はコチラ!

山形情報ガイド・んだ!ブログ

アクセスカウンタ
読者登録
メールアドレスを入力して登録する事で、このブログの新着エントリーをメールでお届けいたします。解除は→こちら
現在の読者数 0人
プロフィール
だけを平らに削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