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10月16日

西樓聽雨夢淩風回眸已是輪回中



  

  
  遲暮,雲翳,風聲漸起,輕握雙手凝眸無語,將心冰封成水晶琉璃,不再與人交集。結一個重重的繭,用千絲萬縷的弦緊緊纏繞,沉入無盡的黑暗穀底。寂夜聆聽那零類接觸行銷遠古的呼聲,誰執一管羌笛嗚咽中?幽怨悲涼之舞,以月缺、命名!似乎千年尋覓,一眼就到了盡頭,我沒有回眸。那魔幻的手杖,兵不血刃摧殘了欲念的城,月色如此溫柔,所謂的天長地久、在心底割下一道傷口,蒼涼的心別無所求。
  
  季節沒有豐盈眼眸,深邃的綠把沉默染透。你的笑詭異如風,我不想問更不想提及,你把心藏於雲朵背後,血色的眼眸,已將我封印成古舊的典籍。指尖流沙,我如何收集?風乾的花瓣已經枯萎,空餘味,曾經的最美零落成朦朧的憔悴,我在窗前站著沒有一言、心卻如月色的河,徜徉過每一條溪流,奔淌著寂寞。遠古的禪吟入了七竅,醉了、就成佛!還來不及道別,我便開始了nautilus tank下一場修行。縱有千般難舍,你、你不懂我,什麼也別說,就讓那晨鐘暮鼓開始打磨心的花朵、我會風化成石橋,不等你鞭撻經過只是用執著守一諾。當河流的閃光飄出你的影子,我與月亮對酌、解了相思的鎖,從此沒有悲喜、愛恨------我即是佛
  
  我的漂泊你的解脫,愛沒了交錯心就逆流成河,每當雲朵在窗前幻化的一刻,眼裏依然滾燙似火。愛過,放下,是不是可以一筆帶過?那帶枷的鎖無處可擱,分離的一刻心就碎了、背影也跟著哭了。繭成蝶、要多少坎坷!輾轉反側思念在唱歌,愛你是一個錯,就讓孤獨伴我淚傾河。星子愛上了太陽的熱,註定要失魂落魄,沒有歸屬的蝶兒流離失所,就在下一個冬天,繭成蝶只舞一刻、悲喜焦灼,為你一生執著別問值不值得。
  
  把雙手貼近你的胸膛,感受一次跳動為我,疼也不要閃躲,愛了、散了,痛比快樂多,繭成蝶的一刻,就是流星劃過的焰火,原來你從來都不是我的!
  
  指尖抖落一地呐喊,明天太遠活在了從前。憂傷蔓延住進了荒蕪的眼,當欲念的藤刺穿了鎖骨,叮噹成鏈無法逃竄,愛恨一遍遍重演,灰飛煙滅的邊緣,飄雨的天,風自吟唱的畫面。一顆淚在打轉,是最後的眷戀,不想說了斷,卻揮了劍。你看不見我心疼,就像漂泊無依的雲,風見過真身,青青子心悠悠了無塵,活在夢裏的女人,註定一生被困。苦從何來?一個長長的問!一生一世一雙人、千與千尋,天上的風,吻了人間的雲!回憶順著藤攀爬。一瞬間月亮羞紅了臉,星星閉上了眼睛,那遠處的影,飄落水中化作流螢。叮咚、叮咚,誰在敲鐘?月夜朦朧,雲在青天水在瓶,遺失的、找回已不可能。
  
  我有多少苦,就是情字下了多少蠱,無解的毒。命裏註定三千劫,此生奔赴空無處。喜歡雨,它是天空的眼淚,喜歡風,那自由不羈的野性,一顆不安分的心卻淡定到了聽晨鐘暮鼓的清寧。想要遠行,卻怕孤單吞噬了心情,只剩下影子伴了浮生。停滯的腳步踩出了坑,悲傷圈點過往,如果淚在打轉,就閉上眼,任其暈染欲念。轟轟烈烈的靠近,無聲無息的封印。最怕已經習慣了孤獨,又被驚擾成了홍콩여행뉴스飛花雨落的焦灼。只是歸了位,還怪罪別人心裏的痕不深,若你看到我眼裏的淚,那是曾經的一往情深。
  
  若、愛卑微到了無法觸摸,那請高傲的獨活。若,把自己丟了,悲催的日子剩下的都會是折磨。這世上總會有一個角落、適合落腳,總會有一個人,尋著前世的遺落兌現今生的承諾。若、感情的路上疼太多,就把心放空,慢慢會知道一個人的日子、也是一種灑脫。如果浮生若夢,身旁種滿綠蘿,那就是籠子,亦不想逃脫。若生命是一種取捨,那淡然是我的選擇。遠離繁華喧囂,取靜默一隅,安置我無根的漂泊……





Posted by だけを平らに削っ at 15:39│Comments(0)
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
 
<ご注意>
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、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。

QRコード
QRCODE
庄内・村山・新庄・置賜の情報はコチラ!

山形情報ガイド・んだ!ブログ

アクセスカウンタ
読者登録
メールアドレスを入力して登録する事で、このブログの新着エントリーをメールでお届けいたします。解除は→こちら
現在の読者数 0人
プロフィール
だけを平らに削っ